首頁 > 正文

戰“疫”實錄:和戰士并肩,記錄真實的戰斗

2020-03-14 16:58 | 來源: 中國記協網
【字號: 打印  
Video PlayerClose

  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張遠晴:

  “他們是平凡人,更是戰‘疫’英雄”

  作為人民日報海外版赴武漢前線的一名全媒體記者,我既要給報紙寫文字稿,又要給海外網和新媒體“俠客島”“學習小組”拍視頻。

  我把文字和鏡頭對準了在武漢的普通人,他們中有醫護人員、社區書記、志愿者、飯店老板、售貨員、社區民警、下沉干部等,我跟著他們一起見證方艙醫院的“休艙”、走街串巷巡邏、上樓登門送菜送藥……這些近距離的觀察和交談,讓我深切感受到了武漢人民在災難面前迸發的力量。

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張遠晴

  有一次,我去24小時封閉的社區采訪。在一堆社區團購的米面油等物品中,有幾份紙疊的生日帽。社區書記告訴我,現在采購不到生日蛋糕,但是居民有需求,社區就送了簡易的蛋糕和生日帽?!胺獬恰敝幸粋€小小的生日需求,背后卻是武漢人民對生活的信心。

  我去艷陽天酒店采訪,因為疫情,酒店后廚被征用,為方艙醫院和周圍隔離點提供飲食。50多名員工每天要生產5500份盒飯。酒店的保安大叔兼職干起了打包工,負責給每份盒飯配酸奶和水果的營養包。他每天就坐在那邊不停地打包,從上午5點一直忙到晚上8點。當我問他一天要打多少包時,他平淡地答道:2000多個吧。這樣的重復勞動,他堅持了一個多月。

  我問過很多采訪對象一個問題:你怕不怕?“90后”的下沉干部告訴我,一開始當然害怕,但很快就沒時間害怕了,因為太忙了;社區書記告訴我:一開始也害怕,但如果我們這些共產黨員退縮了,我的同事和數萬社區居民怎么辦?社區民警告訴我:說不怕是不可能的,但1998年洪水、2008年雪災都挺過來了,現在也能撐過去;醫護人員告訴我:這就是我們的職業,病人在那邊痛苦,哪里顧得上害怕……

  我的采訪對象都是普通人,他們不說豪言壯語,但每一句都是最真實的個體情感流露;他們干的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卻無不在每一個平凡的崗位上、在極限中堅持。他們是平凡人,更是戰“疫”英雄!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葉奐:

  “只能以特別的心意表達生日祝?!?/strong>

  從2月3日來到武漢采訪,至今已經一個多月了。很多朋友問我,難道你不擔心被感染嗎?而我覺得,到疫情一線參與報道的愿望遠遠超過了對病毒的恐懼。

  到達武漢的那天下午,路上只有我們一輛媒體車,空蕩蕩的千萬人口大城市,寂靜得讓人心疼。在武漢這一個多月,我采訪過為醫護人員提供免費住宿的青年志愿者、守護疫情防控第一道關的社區醫院院長、援鄂“天團”醫療隊、因新冠肺炎感染而殉職的醫生事跡,還有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危重癥醫學專家。在這場戰“疫”中,我看到了各行各業的努力奮斗,感受到了眾志成城的力量,更多的是暖心令人動容的瞬間。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葉奐

  2月13日,我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重癥病房跟拍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援鄂醫療隊。偶然發現醫生的辦公桌上,一張A4紙上用黑色簽字筆畫了一個生日蛋糕。護士長告訴我,當天是一位護士的生日,沒有條件去給她準備生日蛋糕,小伙伴就手繪了一個“紙”蛋糕送給她。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只能以這樣一種特別的心意來表達生日祝福,讓人既溫暖又心酸。無論疫情多么殘酷,都阻隔不了人與人之間的溫情。

  越是困難時期,友愛的瞬間也越讓人感懷和銘記。2月15日,武漢大雪紛飛,路上沒有行人,車輛也寥寥無幾。

  在武漢長江大橋上,一位值班民警看到我們的媒體車,莊重地向我們敬禮致意,那一秒我差點兒哭出來。那一刻,我特別想吶喊:武漢,別怕!有我們與你一起風雨同行,守望相助,共克時艱,戰勝疫情!

  這么多天,我們已經經歷了武漢的風霜雪雨,春天的腳步正在臨近。新冠肺炎的確診數字每天都在下降,勝利就在眼前。

  解放軍報社記者范顯海:

  “因為珍重生命,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治生命”

  不入戰地,不知生命的渺??;不入戰地,亦不知生命的偉大。

  武漢告急,戰“疫”打響,軍人就該上戰場。大年三十晚上,我接到了支援湖北的命令,第二天到達武漢。這里沒有硝煙彌漫,沒有槍林彈雨,卻殘酷壯烈。

  來武漢后,“怕不怕?”這個問題,我問過很多人,也被很多人問過?!芭隆倍鄶等硕紩@么說?!盀槭裁磥??”這個問題的答案有很多,“因為軍人職責”“因為醫生本分”“因為對生命的珍重”……因為珍重生命,才會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救治生命。

  我不是醫護人員,不能救治生命;但我是攝影記者,我可以見證,見證用生命捍衛生命的偉大。到戰場就要上一線,只有和戰士并肩才能見證真實的戰斗。我進了7次病房,3次進的是重癥監護室。在那里,我看到了醫護人員在戰“疫”一線沖鋒陷陣,記錄下了該讓所有人都記住的奮不顧身。

解放軍報社記者范顯海

  像醫護人員一樣穿上防護服,我體驗到了剛穿上時熱得出汗、內層衣服濕透了又會冷;明白了戴兩層口罩呼吸困難、勒緊了會把鼻梁壓得很疼;感受到了護目鏡像“緊箍咒”勒得頭痛惡心、起霧了看東西很費勁;知道了戴3層手套干什么都不方便、手還會麻。醫護人員每天都要進病房,帶著這些感受與病毒“零距離”交鋒,而他們真正承受的還有更多:因為怕家人擔心,很多人一直瞞著父母;因為不能上廁所,不敢多喝水,或穿上成人紙尿褲;因為太累,坐著、靠著都能睡著,還有暈倒的。他們在和時間賽跑,在和死神搏斗,換來的是治愈患者的點贊、鞠躬、軍禮和熱淚。

  羅曼?羅蘭曾經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了解生命而且熱愛生命的人?!?020年的春天,中國武漢,無數生命為其他生命“逆行”。在這里,我看見了什么?記住了什么?答案是“生命的分量”。

  湖北日報社記者余瑾毅:

  “我一直在看他發給我的信息。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2月18日一早,一則消息在網絡傳播: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部門主任提醒我關注此事。11時許,我相繼和武昌醫院、武漢市衛健委和武漢市防疫指揮部聯系采訪,但都被婉拒。武昌醫院則表示“大家心情都很差,沒人能接受采訪”。

  我因自己打擾了正在悲痛中的人而愧疚,同時又因采訪受阻而沮喪。幾分鐘后,我不甘心地又打電話給武昌醫院,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斑@個時候打擾你們我也不想,可劉院長為抗擊疫情付出了那么多,還有很多一直牽掛他的人,應該被他們知道?!贝蟾盼业奶拐\打動了對方,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后,把副院長黃國付的電話給我了。

  黃國付只告訴我,他正趕往劉智明住院的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我火速出發,一路上,導航不斷提醒著“您已超速”,可我慢不下來,早一分到達現場,信息量就多一分。

  然而,現場氣氛凝重,幾乎沒人說話。我只能靠眼睛“采訪”了。我觀察了約半個小時:住院大樓下站著10多個穿著藍色隔離服、頭戴手術帽的人,我推測他們是武昌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們身邊,有幾人穿著黑色的便裝、頭戴手術帽,我推測是家屬。從醫護人員小心翼翼的程度和他們的肢體語言,我基本確定了那幾位黑衣人是劉智明的妻子、妹妹和妹夫。

  我謹慎地試探不會拒絕我的醫護人員,在和幾個人交談后,我才粗線條地勾畫出劉智明:刀開得好,為人正直,博士院長……直到送別時間即將到來,我才猶豫著走向劉智明的妻子。當我說完“您節哀,劉院長是位英雄”時,她沒有拒絕我,而是滑動著手機告訴我:“我一直在看他發給我的信息。我再也見不到他了?!?/p>

湖北日報社記者余瑾毅

  當送別的人群散去,武昌醫院一位醫護人員沒離開,她抬頭看著藍天,紅著眼睛跟我說:“這樣的天氣,是他最喜歡的?!蹦谴尾稍L,我希望是疫情中最后一次送別英雄。

  經濟日報社記者喬申穎:

  “能不能呼吁大家關注卡車司機”

  認識卡車司機姚玉根,本身就是個意外。當時約了湖南湘雅醫院援鄂醫療隊采訪,采訪中正趕上捐贈物資送到,開車的就是姚玉根。他是河南安陽人,平常從長沙給武漢的藥房送藥,疫情開始后轉為送醫護相關物資。我們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往返武漢七八趟了。

  卸貨前后,他很快就熱熱鬧鬧地和大家打成一片,還得意地展示自己抖音號上的小視頻。當天特別融洽的氣氛也打動了我,寫了到武漢最活潑的一篇現場特寫:《“走到哪里,都是滿滿的愛!”》。

  有了這次接觸,他再來武漢總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在微信上聊幾句。有一天,他說:“我昨天收到感謝信了!”還以為他會講講緣由,令我意外的是,他講了一大段“收獲”?!昂系钠髽I總是說再裝點、再快點,湖北的老百姓總是說要小心、注意安全,你仔細品一下?!彼€再三說,自己算二線,頂多是個“民兵”,“有個小女孩一人籌集了二十多萬物資,這才是真得強!”我被他話里質樸的感情和豁達的心境打動,發布了微博“長沙司機十進武漢送物資”,后方編輯還主持開設了同名話題,閱讀超過17萬人次。

經濟日報社記者喬申穎

  姚玉根火了!他說被多家媒體追到家里采訪。我寫這篇稿子的時候,他上了《河南日報》要聞版,買車的企業也提出可以延期還貸。當我說想要再寫一篇他的文章時,他的反應又一次讓我意外。他說:“能不能呼吁一下大家關注卡車司機?我是老兵了,但不能讓后面來的新兵冒險?!?/p>

  姚玉根總是在感謝我,感謝我使他得到更多善意和肯定,也感謝我報道了“很少被關注的卡友(卡車司機)”。我心想,其實我更感謝他。

  如果沒有這次經歷,我大概也沒有機會以如此生動、難忘的方式理解中國新聞教科書上“為普通人發聲”的深刻含義。

  健康時報社記者張赫:

  “每一分鐘我都舍不得缺席”

  2月14日,我來到武漢抗疫一線,希望能記錄并傳播武漢這座“英雄”城市的一個特殊時期。心中最大的感觸除了遺憾沒能早點來武漢外,就是覺得時間過得太快,我做得太少太少。

  在武漢協和江北醫院,我見到了殉職的“90后”醫生夏思思的媽媽。老人看到女兒生前辦公桌上擺滿的鮮花泣不成聲的時候,我也跟著哭了起來。我想過在面對如此悲情的時候是否還要舉起拍攝器材,但我想還是要緬懷,要致敬,也要傳播,不能消費英烈家屬的眼淚,但更要有分寸地傳播,這是黨報的責任與使命,也是記者最基本的職業素養。

  我去過武昌方艙醫院做直播。從前熱鬧的體育館,此刻都是整齊的病床,患者穿著睡衣聊天,在患者間匆忙穿梭的醫生汗流浹背。一位39歲的黨員區長說,她出院第一件事就是去獻血。一位50歲正在看書的叔叔,當我問這次疫情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毫不猶豫地說:我感受到我們的祖國太強大了。從雷神山醫院83歲的出院患者奶奶對不花一分錢治療費用的驚訝中,也讓我感受到了一個國家給國民的底氣:目前重癥患者每天的費用都在2萬元以上,如果上了ECMO,費用更是天價。這一切,都是國家在埋單。

健康時報社記者張赫(右一)

  在武漢我們也記錄了無數的感動:一線醫護人員不畏艱險堅守在最前線;醫療垃圾處理轉運的工人說不管多難多險,都必須有人干;援鄂醫療隊伍走出“紅區”渾身濕透;患者舉著拳頭對鏡頭說感謝祖國……

  媽媽說,我到武漢后,全家都度日如年,但又為我感到驕傲。雖然很累,但在這記錄歷史和時代的時刻,每一分鐘我都舍不得缺席。作為記者,我們要用自己的眼睛、筆、相機,讓世界看到一個真實的武漢,到處都是堅毅和勇敢。

致敬所有沖在一線的新聞工作者!

愿早日凱旋!

  ▼?更多閱讀 ▼

  戰“疫”實錄:寫好歷史底稿,三位前線記者有秘訣

  戰“疫”實錄:筆下千鈞,“鏗鏘玫瑰”別樣紅

  戰“疫”實錄:不一樣的紀念日,他們讓人眼前一亮

  戰“疫”實錄:在與病毒貼身肉搏的ICU采訪

  戰“疫”實錄:“我被世界保護著”!聽記者講述不一樣的方艙故事

  戰“疫”實錄:90后記者的逆風綻放

  戰“疫”實錄:最讓記者淚目的那些瞬間

  記者手記:元宵節,我們依然在戰斗

  感動!離“新冠病毒”最近的媒體人

?

  本文轉自人民日報海外版,原標題為《抗疫:我是記者!》,轉發請注明來源。

責任編輯: 張爽
賀信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8774461
江苏老快3最大遗漏 发财一码一肖公开 捕鱼来了辅助一炮死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下载安装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 36选7福利彩票中奖 海南41开奖结果查询 东北麻将岔是什么意思 大富翁10可以在手机上玩吗 至尊棋牌怎么下载安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